《盛世太子李承乾》 第三百二十五章 意外收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一夜李世民的住在军营里,营里一切安好。

等到东方的天空出现一片鱼肚白时,李世民的大营里就响起了隆隆的聚将鼓。

睡梦里的将士们都被惊醒,慌忙起身束甲跑出营帐……

住在军营里的文武大臣凡是有资格进李世民军营的人,都很快都穿戴了来到李世民的军营里。

天还没有大亮,营盘里到处点着牛油臣烛,火光熊熊人影幢幢。

群臣来到帐篷门口,就看见帐篷前设着一个宝座尉迟恭和薛万彻顶盔贯甲手按剑柄站在宝座前,但是宝座却空空如也没有李世民的影子。

候君集见此心里一动,便上前朝尉迟恭一拱手道:“敬德,陛下在何处?”

尉迟恭闻言眼睛朝上一翻,嗡声嗡气道:“某只奉旨行事,陛下在何处岂是我等臣子能过问的?”

一句话怼的候君集尴尬不已,只得讪讪退下,其他人看见也都乖乖闭嘴不去讨这个没趣。

随着东方的天空渐渐亮起来,一轮红日跳出云海,营盘里的火把也渐渐熄灭,没有吃早饭的群臣在还依然站在营盘里等着李世民的出现。

就在此时,突然听见大营外也响起了聚将鼓,营盘里的群臣闻声都是一惊,这是哪里又响起鼓声?

“陛下在这里,又是何人擂鼓聚将?”

……

……

正当群臣喧闹时,宝座后面传出李世民的声音道:“何故喧哗?”

群臣闻声一惊立时收声。

心里却起了疑惑,陛下就在后面的帐篷里为什么不出来见群臣呢?

直到此时候君集才注意到李世绩没有出现,难道他在外面聚将?

随着营外响起三通战鼓,大营里的普通将士纷纷走出军营,到营外的校场上列队。

众将士来到营外就看见校场正北处设有一个宝座,宝座上赫然坐着皇太子李承乾,宝座前后摆着皇华丽的皇太子仪仗。

顶盔贯甲的李世绩和一众东宫将领威风凛凛地站在宝座两旁。

很多将士见到李承乾摆出如此阵势都是心里发虑,近来这些人或多或少都说过一些关于李承乾的坏话。

现在突然看见李承乾高据宝座看着他们,以为李承乾是要找他们麻烦。

不过李承乾这会儿没有心思找他们麻烦,他今天在此是有好事要宣布。

李承乾看着数万将士结成数十个方阵铺满整个校场,便对李世绩道:“英国公可以开始了。”

李世绩闻言一挥手里的小旗,校场响起呜呜的号角声。

下面的将士们渐渐安静下来,接着李世绩便一转面朝将士们朗声道:“传太子殿下谕令!”

闻声后面数十个骑士骑着快马跑出来,沿着各个方阵之间的道路快速跑过去,每跑过一个方阵都会大喊一声:“传太子殿下谕令!”如此一来数万将士都能知道李世绩说了什么。

李世绩看着第一批骑士跑到一半,接着道:“现在公布皇家军政学院招生名单。”

李世绩一说完第二批骑士便骑着战马沿着之前的通道向前跑去,一边跑一边重复李世绩刚说的话。

下面的将士一听说要公布皇家军政学院招生的名单,一下子兴奋地议论开了。

到了这个时候哪怕没有可能进入皇家军政学院的人也都竖起耳朵仔细听有没有自己认识的人。

随后便听见李世绩陆陆续续地念出几百个名字来,每两个名字一组随着骑士的声音传遍全场。

这一个消息发出去以后场间并没有引起多大轰动,被选中的人自然高兴,但是也有一些原本以为自己会被选中的人,因为没有被选中心里升起一股浓浓的失落感。

所以很多选中的人都保持着沉默。

这些也在李承乾的意料之中,如果之前没有各部武举和提拔各部有功将士的消息放出去,这个名单根本不用在此公布。

不过紧接着,李世绩开始宣布另外一条针对将士们的政令,现场一下就被点燃了。

开头还是一样“奉太子殿下谕!”内容是关于受伤致残的将士们的安排。

一共分为三种,有轻微残疾还有战斗力的人可以选择进入大唐皇家车马行做护卫或者在北疆各官府做衙役。

无论选择哪一种,朝廷会在北疆分给他们草场,有家眷的朝廷给十贯钱安排家眷来北疆安家,没有家眷的朝廷给十贯钱娶妻安家。

第二种没有战斗力有劳动能力的,除给二十贯安家费用外,朝廷也分配草场专职为朝廷养殖战马,战马由朝廷优先高价收购,可优先从朝廷购买一定量的粮食和食盐。

第三种是没有劳动能力的除给予的五十贯安家费用外,留在北疆每年还可以得到朝廷草场的分红。

最后申明,所有草场均为朝廷所有不准私人买卖,同时草场的产出朝廷有优先的采购权……”

不同于上一条,这一条政令一宣布完立在即在下引起了轰动。

残疾的将士都感到喜出望外,没有残疾的人也非高兴,甚至有人在想是不是在下一场战斗中把自己也弄残了。

大唐的府兵一般都是家里的中子或幼子,对家业的继承不占优势,以前受伤回去很多人过得都十分凄惨,李承乾在长安时就有所了解。

唐朝也确实定了一套非常好的均田令,但是执行的非常糟糕。

原因有很多首先可分田地不多,很多田地都掌握士族和豪族手里。

其次朝廷要优先给贵族和官员分田,然后才将士和百姓。比如一个亲王要分一万亩田地,那是丝毫都不能折的,亲王以下各种勋亲贵戚都要分少则数百多则数千亩的田地。

然后分到普通将士和百姓时就没有田了,要不然府兵制和租庸调税法也不会在李隆基之前就坏掉了。

现在李承乾要给这些本身没有什么家产可继承的伤残将士分草场,这是非常激动人心的事。

说什么故土难迁?

不存在的?

再过几年边疆安定汉人百姓自己就来了,所以唐朝后期杜牧诗中说:牧羊驱马虽戎服,白发丹心尽汉臣。

李世绩扭头看看太阳已经到树梢上,便示意再次吹响号角,他还要宣布对有功将士封赏。

对有功将士封赏除了原来朝廷应有加官进爵当然也是封赏草场,并且允许他们从内地招来一些无地或少地农民为他们经营草场。

河套地区有塞上江南之称,完全可以耕种。

这一条政策宣布完毕,数万将士都陷入了欢呼声中。

李世绩看着下面的将士兴奋样子,心里也是感慨良多,以前大唐打下这些地方都是给各部族经营,让他们替大唐守边,每年进贡一些方物就算了。

从来没有人想到把草场分给自己的将士,现在看来这是一个多么大的失误啊!

然后悄悄看一眼李承乾,暗暗感叹太子殿下是何等的智慧才能想出如此妙计!

其实是李承乾这一套是借鉴朱元璋的卫所制度,只是把卫所制度中土地归军队所有最后变成将主所有,这一弊端给改成了土地归朝廷所有由地方官府管理。

这样就是军政分开了。

----------------

从天不亮就被召集到李世民的营盘里,到现在太阳都升到树梢了,李世民还在帐篷里没有出来。

这让候君集几人心里都有些嘀咕,尤其听见营外数万将士震天的欢呼声。

李承乾的本事这一年来众人是有目共睹的,再加上一个李世绩要改变将士们想法并不是什么难事。

看来今天的事情不能发动了。

候君集如此想着,可是又十分不甘心,这一次能得到各方支持扇动军心多不容易!

毕竟他们也不是一个整体,这一次针对李承乾的事情有北疆当地的一些豪族,这些人一直做大唐和各部之间的生意,是最不希望朝廷插手北疆的。

还有一些是朝中军中被李承乾冷落臣子和将领,这一次通同发难才能引起军心动荡。又恰巧李世民和李承乾父子都在军中,放弃了这一次以后再难有这样的机会了。

相反只要这一次成功阻止了李承乾对各部的政策,那么他们以后就会形成一股从朝廷到地方的势力谁也不敢轻动。

候君集甚至想到他只要掌握了这股势力,后续废了李承乾再立太子他也能做个顾命大臣定策国老……

候君集正想着,就见李世民慢悠悠地从宝座后面转了出来。

因过两日李世民就要起驾回长安今日最主要事情就是召见各部首领。

所以李世民在宝座上坐下群臣施礼拜见后,就命内侍传旨,开始接见各部首领。

因为前几天李承乾已经把漠北诸部首领及其亲属杀死在城南校场,所以今天第一批朝拜李世民的是突厥五部的首领,然后是昭武九姓的长老。

这些人都被李承乾调教过的,所以都是身着唐朝官服规规矩矩地行礼,很快就过去了。

接下来就是党项诸部了,两侧文武大臣都打起精神看着这些党项人到底会不会闹事?

毕竟李承乾昨天才杀了他们的人。

不一时,就见二十几个被李世民加封到州刺史的党项首领穿着大唐的官服走进来。

不过这些党项人并没有因为穿上大唐的官服而行大唐的礼节,相反他们一走到宝座前就全部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李世民看着这幕也有些愕然,难道是为昨天李承乾杀的野利氏叫屈?

“诸卿因何事痛哭啊?”李世民淡淡问道。

“臣等得见天可汗,心情激荡故而痛哭!”拓拔赤词学着唐人说话的方式道。

李世民闻言点点头道:“现在见到朕,诸卿就平身吧!”

拓拔赤词闻言朝上拱拱手道:“臣等不敢。”

“哦!为什么呀?”李世民沉下脸色道。

“臣等有罪。”拓拔赤词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

李世民知道他后面必有下文,越发不高兴。

但是在这样的场合李世民还是要保持天可汗的形象,所以沉声问道:“你们犯了什么罪啊?”

“回天可汗臣等教子无方,致使族中青年子弟皆不懂不规矩。”拓拔赤词老老实实地道。

李世民以为他们是被李承乾吓住了,在为昨天的事情请罪。

野利枚德父子都已经被李承乾杀了,也没有怪罪他们的道理。

便温言劝慰道:“你们都是大唐的官员对族中年轻子弟确实要好好管教。不过诸卿也不必太过在意,朕和太子都不会对昨天的事情穷究下去,以后好好管教子弟就是了。”

“臣等叩谢天可汗天恩。”

拓拔赤词等人磕个头接着道:“只是眼下太子殿下召开的各部武举就在眼前,臣等族中子弟实在不成材,请天可汗准许臣等把族中子弟带回去严加管教一两年,再来参加大唐的武举。”

李世民闻言脸色彻底黑下来了,他觉得他受到了愚弄。

两边的大臣见此也有一些觉得不可思议,李承乾天天对外宣传各部将士在他手下立功后被封赏的事情,摆明了要重北疆各部,怎么他们自己还不愿意?

但候君集等人见此却是非常高兴,看来李承乾的做法真是不得人心啊!

“启奏陛下,臣也以为北疆各部习性各异,若进入我大唐军中必坏我大唐军规。不若令其自成一军,就如同先前突厥部一样,一有战事随我大唐诸军一起出战,照样能立下赫赫战功。”第一个跳出来说话的是来济。

紧接着武将堆里李君羡也走出来道:“启奏陛下,近日军中士卒对于各部武举多有怨言……”

-----------------

李世民开始接各部首领时,李承乾这边也已经开始发布最后一份谕令了。

这一份是针单身汉的,军中凡年过三十未婚者可优先到各校尉处报名娶一名漠北诸部的女子安家。

其他或家贫无以娶妻者亦可申请娶漠北诸部女子。

这条谕令一发布出去,下面的一些将士高兴的几乎跳起来。

贞观年间的府兵是按照二十岁入府为兵,到六十岁才得退休,家里兄弟多当兵的这一个长年不在家谁想着给他们娶媳妇啊?

所以军中无妻无子的老兵很多,谁也没有想到,堂堂皇太子竟然惦记这事。

以前他们上战场也灭过不少部族,可是那些部族的女人可没有大头兵的份。

这一次皇太子亲自带兵灭了薛延陀及漠北数个部落那得有多少好妇人啊!

想到这就让一些老兵们激动的热泪盈眶。

这样为大家着想的好太子居然还有人说他坏话,真是坏了良心了……

最后李承乾还给他们安排了一个节目,让江洪等人现身说法,说说他们昨日的亲身经历。

江洪他们在各军阵之间不停地重复着昨日的故事。

李承乾坐在宝座上看着觉得差不多了,心想这回应该不会有人能扇动的起军心了。

正要离开之时突然听见下面有人大喊。

“太子殿下末将要揭发李君羡,李君羡散布谣言诋毁太子殿下……”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