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太子李承乾》 第二百三十九章 神一样的太子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薛延陀步卒曾经打败过西突厥,在贞观十五年时李世绩和薛万彻率领大唐的骑兵遇上薛延陀的劳疲之师,当薛延陀万箭齐发李世绩一时间也是大败亏输。

后来唐军下马结阵步战才击溃薛延陀。

此时薛仁贵在城头上乍遇这漫天箭矢也只能躲到城垛下暂避。好在薛延陀也不能一直维持着这样的密集箭矢,他们只是想替攻城的人压制城墙上的守军,所以射了一轮便即停下。

待箭雨一过,城头上的人往下一看,穿着牛皮甲的薛延陀人扛着登城梯已经跑到了护城河边上了。

薛延陀少数士兵踩着云梯渡过护城河,而大多数在护城河外面等待过河。

薛仁贵冷眼看着在护城河外边薛延陀的士兵越聚越多,面无表情地举起右拳猛地向前一挥。

城上负责投掷炸药包的副将卢泓便大声下令:“投掷——”

紧接着就听见城头上响起一阵“砰砰砰”的声音,早已竖在城墙上的投石车上的轫木被砸下来,然后就看见一个个炸药包带着嗞嗞冒火的引线,像无数流星一样飞向了护城河边的薛延陀士卒密集的区域。

“轰隆隆……”

在薛延陀护城河边上薛延陀士兵最密集的区域里一片火光闪烁黑烟升腾,远处的人看不见火光黑烟里的情形,但是那些恰巧被炸上天的士兵和残肢断臂还有远处被气浪推翻在地的士兵,却看和清清楚楚。

鲁至从来没有告诉拔灼等人李承乾会使用天雷的事,这也使得拔灼一直认为他们随时可以攻破城池擒获李承乾。

“这!这!这是什么?”

同罗质尔看见这天威一般的火药爆炸,吓得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应。

但是正向前冲杀的士卒看着前面火药爆炸的惨烈场景,吓得怔了怔就发疯一般往回跑去,一下子就把还在发愣的后部的军阵冲散了。

“这是天雷吧!”他身边的一个族中老人揉揉眼睛不敢确定地道。

“天雷?唐军会使天雷?”

“撤军!撤——”同罗质尔一反应过就歇斯底里地大吼着拨转马头往回跑。

同罗质尔这一撤退连他身边同罗部最精锐的护卫也都跟着撤退,几万大军再也保持不住阵形,变成溃逃之军。

薛仁贵站在城头看着薛延陀大军为了逃命相互推搡踩踏,在雪地里留下一片片鲜红血印,还有或死或伤倒地不起的士卒,微微点头很是满意火药的威力。

然后收回目光看向在城下护城河边那些没有被炸死,只是被吓呆的薛延陀士卒,有的已经快要恢复过来。

忙带着两千将士出城去收割人头。

薛仁贵骑着高头大马出城,看着面前被火药轰过的凄惨场面,面无表情地向前一挥手,他身后的士兵立即提着刀子涌向呆立的薛延陀士卒。

屠杀开始。

不一时薛仁贵就接到消息说是大唐派出三路大军来援长泽城,已经到了一百多里外。

薛仁贵立即明白,拔灼此时进攻长泽城的意图,马上命人给前来救援的唐军送信过去。

告知他们李承乾并不在城中,请他们从容应对。

---------------

薛仁贵这里首战告捷,可是远在一百多里外的李世绩等人心里比现在天气还要寒冷。

他们在风雪里行军已经十多天了,眼看快到长泽城了,前方突然传来薛延陀开始攻打长泽城。

李承乾在长泽城养病,身边只有一万多兵马,被薛延陀二十万大军围困,长安城上下本来都以为李承乾必然被薛延陀所擒。

但是当他们走到朔方时,却听说薛延陀始终没有攻城,虽然一时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但是大唐皇太子能不被薛延陀所擒自然是好事。

可是今天前方探子突然来报,薛延陀昨天突然派六万大军攻找长泽城。

想一想,一万多人守城,六万人攻城,而且长泽城不过就是一处土城,让李承乾怎么守的得住?

以李世绩李大亮张士贵等将领的军事造诣自然能看出拔灼的意图,而且看着地图几乎可以得出拔灼在哪里给他们做圈套,但是自家皇太子被包围着这个圈套不钻不行啊!

三个大唐的顶级将领正挨着坐在一幅地图后面无言以对时,突然帐外有人来报席君买求见。

薛万彻已经升职到了李世民身边所以没有派出来,李世民就把席君买给派了出来。

李世绩闻言不动声色看一眼另外两个人,淡淡地道:“让他进帐。”

三十余岁的席君买正值壮年身体最好的时候,武力也正值巅峰,贞观十五年时他曾经率一百二十人冲击吐谷浑数千大军的军阵,并且一举击溃。

去年李泰张亮造反也是他保护着李世民一直战到最后,因此十分得李世民看重,作为此战猛将派出的。

一身重甲的席君买大步走进中军帐,看着李世绩等人双手抱拳道:“末将席君买参见几位将军。”

“席将军免礼!”李世绩略抬抬手道,待见席君买直起身子淡淡地问道:“席将军求见所为何事?”

席君买开门见山地道:“末将听闻此地离长泽城已经不足两百里路,末将请旨带领军中的六千骑兵先行驰援太子殿下。”

李世绩三人听了不由对视一眼,席君买还不知薛延陀开始攻城了,但是他此时来请命去援依然难住了李世绩。

先前说过贞观十五年时李世绩和薛万彻带着大唐骑兵与薛延陀交占失利,是下马步战才击溃薛延陀的。

这些在具体占术的庆功宴会上自然不会大肆宣扬,所以众人都知道大唐胜了看不起薛延陀。

可是李世绩不能忘了,自然不想再犯上次的错误,所以一路上都没有放骑兵先行。

以他行军谨慎的性格,真想一口回绝席君买,但是这里刚接到李承乾被围攻,万一城破李承乾被俘……

李世绩根本不敢想像自己的罪责,现在他们的大军离长泽不到二百里可不是来不及救援,如果还不去救……

但是让冒着折损六千骑兵的风险去,去行一步险棋实在是难下令。

……

“报!前方探子传来紧军情!”

正在李世绩为难之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报。

李世绩吓得脸色一白,霍地起身大声道:“命他进帐。”

咚咚咚……

一阵脚步声响,衣着干练的探子快步走进来,单膝跪下道:“小的参大将军!”

此时李世绩虽然心里翻江倒海,生怕李承乾已经被抓了,但面上却已经恢复平静。

面无表情地看着探子道:“都探到了什么消息?”

“回将军,昨日薛延陀派六万大军攻打长泽城——”

他还没有说完李大亮就情不自禁地大声问道:“结果怎么样?”

被李大亮一问探子不由怔,

帐里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除了探子其他五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看着探子恨不得从他嘴里把话掏出来。

“回大将军攻城刚开始,就被城上一顿天雷给轰退了……”

听完探子详细说了薛延陀攻城的经过,帐里几人都长长地松一口气。

“好,你探查军情有功下去领赏。”李世绩看着探子神色稍松地道。

“谢大将军!”探子下去。

“大将军,可否趁薛延陀新败派末将带领骑兵再去打他们一下子。”席君买再次请战。

李世绩闻言摆摆手道:“此事不急,待我与两将军再议议。”

席君买见此只得行礼退下。

待席君买行礼退下,李大亮长出一口气道:“太子殿下有自保之力,我等也能从容应对了。”

李世绩点点头,又低头去看地形图,他要想出一个既保住李承乾又能重创薛延陀的行军方案来。

李大亮和张士贵见状也都低头去看地图。

“报长泽城薛将军处派来的使者求见!”

三人闻言一惊,长泽城派来的使者,那就是代表李承乾来的。

李世绩站起身道:“快快把使者请进来。”

不时一个当地羌人打扮的人走进大帐,李世绩看见来人忙走上前一步抱拳道:“太子殿下可好?”

那人吓了一跳,连忙单膝跪下道:“小人只是个送信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信在哪里?”李大亮急忙问道。

那人忙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李大亮。

李大亮接了却不打开,忙转交给李世绩,李世绩也推辞接过信看信封完好就撕开封皮。

李大亮和张士贵见李世绩打信纸忙低头凑上去,只是一看顿时愣住。

因为信上只有一句话他们认识:下面是东宫密码。

至于东宫密码都是阿拉伯数字,三个行军大总管一个也不认识。

三人对视一眼李世绩忙道:“我想起来了,临行时陛下曾命吴王殿下派来两个人说是解码书吏,可解东宫密码,想来就解这个用的。”

李世绩说罢抬头对外面大喊道:“速把解码的书吏传进来。”

一刻钟后,密码被解码的书吏译成的汉字,李世绩和李大亮、张士贵三个人坐下一起看。

半晌,李世绩苦笑着放下手里的信,身子靠在椅背上,长出一口气感概道:“没想到,太子殿下竟然在下一盘大棋,此一战成功则北地再无战事……”

李大亮和张士贵同时默默点点头,心里却在想这个太子爷也太神了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