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太子李承乾》 第一百五十九章 巅峰对决(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李承乾见李世民眼神不善知道此时绝不能示弱,款款起身一瘸一点地走下宝座,从容地向李世民拱手行礼道:“启奏父皇,这些和尚祸国殃民,以至于引起天罚,今日一早长安城的数万百姓就到东宫门口请儿臣下令惩罚妖僧,儿臣便下令罚他们去龙首原做苦力,百姓们也都拿上锄头帮助朝廷把这些和尚驱赶到龙首原。”

李承乾说罢大殿里静的落针可闻,连一众东宫的的大臣都不知道该如何替李承乾说话。

李世民看着李承乾一副这就是一件小事的样子,恨不得立即打死他,半晌李世民强忍怒气咬着牙道:“为什么不事先向朕请旨?

你可知道北魏太武帝灭佛后被中常侍所杀,北周武帝因灭佛英年病逝?”

李承乾听了一脸无辜地道:“父皇儿臣并不曾灭佛啊?”

李世民见李承乾死不认账,气的抬脚把面前的案子踢翻,大声咆哮道:“那你是在做什么?”

见李世民动了真怒大殿里的百官都吓得往后连退几步,惊恐地看着依旧站在大殿中央的李承乾。

李承乾见此也被吓了一跳了,咬牙坚持不往后退,面上带着轻松的微笑道:“父皇息怒,儿臣只是顺应天心民意惩治佛门的妖僧与灭佛不同。”

“天心民意?天心民意……”李世民嘴里喃喃念着这四个字,双眼通红地盯着李承乾,似是想要看清楚他此举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目的。

李承乾淡淡一笑提高声音继续道:“而且北魏太武帝之死并非是因为灭佛,而是因为太武帝杀戮过多,北周武帝英年早逝也是天命,灭几个佛佗还动不了天意。

父皇,您何必非要护着几个祸国的妖僧呢?”

“太子殿下……”杨师道张了张嘴最后没有说出什么。

李世民胸口起伏呼呼喘气,死死地盯着李承乾半天,寒声道:“他们怎么祸国殃民了?”

李承乾见李世民不依不饶的样子,心里也生出几分怒气,把手里的拐杖往地一顿,大声道:“启奏父皇前有妖僧圆测在长安城造谣说,因龙首原开垦将会引起长安城地龙翻身,使得长安城人心惶惶几乎酿成大祸。”

李世民看见李承乾在他面前如此放肆的顿拐杖,怒哼一声把脸转向一边,听到此处才慢慢把脸转过来。

李承乾说完上边几句话,顿了顿转身向着身后的百官森然地看一眼,接着道:“和尚如此胡闹,长安百官竟然无人出面管束,最后连苍天都看不过去降下天罚,雷击大兴善寺的大雄宝殿。儿臣顺应天意,昨日已经下令把圆测及大兴善寺的一干妖僧全部拿入刑部审问。

父皇以为儿臣这样做错了吗?”

李世民见问黑着脸道:“朕不问你抓圆测和尚的事。”

李世民脸色眼神能吃人,但是他也不能在太极殿上说李承乾处理圆测有错,毕竟圆测和尚取死有道,李承乾也是顺应天意的做法。

李承乾闻言朝上一拱手道:“父皇可能不知道,就在昨日长安城所有寺庙的妖僧不敬天道,不遵国法竟然倾巢而出,造谣惑众,图谋不轨,将矛头直指东宫和儿臣,所以他们于昨夜也被天打雷霹。

这些妖僧此举连长安百姓都看不过去了,今日一早东宫门前聚集数万百姓手持锄头铁铣向儿臣请命要诛除妖僧。

是儿臣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得,不忍见血流成河,所以下令只把他这些妖僧驱往龙首原做充做苦力。”

李承乾声情并茂的一翻话说得大殿里的众人听得都是暗自点头,毕竟此时殿里还是儒生居多。

只是李世民依然沉着脸道:“长安百姓既然憎恨妖僧祸国殃民为什么不去官府,不敲登闻鼓来见朕?”

李承乾瞬间闻到一股酸味,殿里的大臣也都吃惊地看着李世民,这话是怎么说得?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肯定是有死无活,可是李承乾是皇太子他就应该得民心,陛下怎么能吃自己儿子的醋?

道理是这样的可是李世民阴沉着脸,李承乾还必须得回答他,否则就是大不敬。

“回禀父皇,百姓们为什么去东宫请命儿臣也不知道,但是既然数万百姓来请命儿臣总不能不管吧?

再说了百姓去东宫向儿臣请命,跟来太极宫向父皇请命有什么不同吗?”

说着不待李世民回答李承乾转身看向殿里的众臣道:“诸位卿家以为如何?”

“你!”

被李承乾连着问了两句,李世民的脸都变成了猪肝色了,瞪着眼说不出话,因为李承乾最后一句话点明了他储君的身份。

除了李承乾任何人敢这么说李世民都可以宰了他,可是李承乾这么说没有问题,因为他是皇位的接班人,他可以得民心。

见此情景满殿里的大臣都提着心却不敢开说话,实在是怕了这爷俩。李世民是马上得天下的一代雄主,杀伐决断自不必说。

李承乾虽然瘸了,但是手段心机甚至天命民心一点不比李世民弱,这个时候随便说话弄不好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太子殿下”马周见李世民的脸色实在难看,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李承乾看差不多了再次郑重向李世民行一礼道:“几千和尚而已,父皇不必为这些小事生气。”李世民知道此事李承乾做在理上,这会儿找不出他的毛病,便冷哼一声,把脸掉向一边表示不理会此事。

这一幕把下面的大臣看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李世民虽然号称善于纳谏,但是这样违背李世民心意的谏言,也只有已经过世的魏征敢争谏到底,很多时候还能让他服软,今天李承乾也做到了。

大面大臣看李承乾眼神彻变了,心里盘算着以后再不要三心二意,一心忠于陛下忠于太子吧,反正陛下也不可能废掉太子了。

李承乾见李世民掉脸放过了此事,便继续道:“父皇儿臣这里正有一件关系到国运民生的大事要向您禀奏。”说着拿出一份奏疏。

李世民用余光瞥他一眼道:“你说。”刚要上前去接李承乾奏疏的内待闻言连忙退回原位。

“启奏父皇,这里有匠作少监阎立德上的奏疏,请求把关中百姓租佃降为三成……”

李世民也不等李承乾把话说完,就炝声道:“朝廷租佃向来只收一成半,何来降为三成一说?”

李承乾忙解释道:“父皇所说乃是朝廷的官田只收一成半,但是民间佃农的佃租都已经收到六成了。”

“什么?”李世民也大吃一惊,不由坐正的身体看着李承乾等说清楚。

李承乾见此再次把奏疏举起,内侍慌忙接了呈给李世民。

李承乾则接着道:“启奏父皇现在因为近几年关中人口渐稠地少人多,所以很多士族都把佃租提高了到五成六成甚至更多。

比如去年右庶子于志宁家的田就收到了六成五,这也是去年一遇上雪灾就有那么多灾民的原因……”

李承乾的话说完正在殿里的阎立德和于志宁两个人脸色都变成了灰白色。

李世民一边听李承乾说话一边快速翻看李承乾递上的奏疏,李承乾已经在阎立德原来的奏疏里增加很多详实的数据。

半晌李世民看完奏疏,抬看着李承乾道:“奏疏上都属实?”

李承乾正色道:“句句属实!”

李世民闻言把要吃人的目光看向于志宁,于志宁见此被吓的面无人色,慢慢地瘫在了地上。

大殿里的关中士族脑里都在飞快地想着应对之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